当前位置: 首页 > 原创文章

​《阿Q正传》和《堂吉诃德》对比阅读

时间:2023-10-14 14:43:02 浏览:

(需要文章代写的客户,请联系我们客服,谢谢!范文是随机的)

摘要:鲁迅和塞万提斯先后撰写了长篇小说《阿Q正传》和《堂吉诃德》,成功刻画了当今世界文化画廊中两位具有重要艺术意义的永恒人物形象,即饱受生活折磨的底层农民阿Q和饱受骑士文化荼毒的堂吉诃德。通过两位作者通过一系列写作手法的运用,展现出两位主人公阿Q和堂吉诃德复杂而又鲜活的人物形象,也表达出作者对于所处社会环境迂腐思想的抨击。本文从写作手法为出发点,探究两篇小说在写作手法上的相似之处,从而达到更深层次理解小说内涵的目的,本文主要从讽刺和对比两种写作手法入手展开了相关叙述。

关键词 :阿Q;堂吉诃德;写作手法     

引  言

《阿Q正传》主要描述了在辛亥**前的中国浙江乡村,无知、贫苦的村民阿Q在生活中备受欺压,用奇特的精神胜利法,即"在假想中克敌制胜"中寻求自我安慰,用不着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最后稀里糊涂被人诬陷而结束了短暂而凄苦的一生。本文主要展现了在当时的大背景下,贫苦农村人民被封建地主阶级在思想、**以及经济上的多重摧残下,人民生活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在精神上也备受摧残。

而《堂吉诃德》则是在一六零五年和一六一五年间所撰写的长篇反骑士作品。作品中经过刻画堂吉诃德这一可悲却又可怜、滑稽讽刺的形象,试图用虚幻的骑士之道还给世人以公平与正义,在先后三次骑着老马出门行侠仗义却屡遭惨败之后回到家中,直到临终时之前才对自己痴迷骑士文化的行为幡然醒悟,追悔莫及。这表现出了西班牙社会当时的理想性的行为人主义思想与现实之中的尖锐冲突,揭示了当时封建社会中权贵阶层的骄奢淫逸,也表现了当时民众对社会转型的强烈希望与需求。

两篇小说虽然文化历史背景不同,反映主题有所差异,但是在写作手法的运用方面却有很多异曲同工之处。

1.jpg

1.讽刺手法的运用

1.1.《阿Q正传》讽刺手法的运用

《阿Q正传》中作者寓庄于谐,多次运用讽刺手法,使得作品具有极强的艺术效果。例如,作家关于阿Q在未庄的境况的描述中就说道:"有一位老者夸赞说:‘阿Q真能做!’"而其他的人也不清楚这话到底是真心还是讥笑,"阿Q‘过去阔’,见识高,而且‘真能做’,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阿Q是一个生活拮据的短工,却用生活阔绰对他进行形容,阿Q是一个见识短浅、没有受过正规文化教育的农民却说他见识好深,这一系列叙述中村民对于阿Q的讽刺性评价,使得阿Q地位低下、受人轻视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在关于中国女性社会历史地位的阐述方面,作者常以讽刺的口吻即我国的男子,原本一大半都能做到圣贤,可惜却全部都被中国女性给毁掉了。还有文中说商朝是妲己闹亡的,周朝是褒姒搞坏的,而秦人虽说史无明文,但我们也假设了他是女性,所以几乎没有特别错;但董卓可是的确把貂蝉给杀死了。"这一段文字,表现出旧社会对于女性的歧视,通过此种写作手法,更为深刻的表达了作者对于旧社会腐朽思想观念的抨击。

1.2.《堂吉诃德》讽刺手法的运用

《堂吉诃德》中,充满了对于堂吉诃德荒诞想法与荒谬行为的尖锐讽刺。堂吉诃德受骑士作品的毒害而不能自拔,摆脱了实际,臆想自己生活在古代骑兵时期,并幻想自己身强力壮,是一个战无不胜、实力超群的骑兵,于是堂吉诃德模仿中国古代骑兵出去旅行,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力量去消灭世界上的不公与暴行,从而达到功成名就的目的。然而真实的堂吉诃德是一个年近五十个的贫穷乡绅,身体很瘦弱,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思想混乱的疯子,他也**效仿骑士小说里的"英雄"、"骑士"的做法,但是他的做法所产生的后果却往往和骑士小说中英雄角色的后果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游历的屡次失败正是对他行为与想法极其荒谬的很好诠释。作品中通过对堂吉诃德因沉迷骑士小说而脱离实际游历后失败的事迹,表现了这位作家对法国当时骑士文化的强烈抨击,过时的、不切实际的骑兵文化精神已经变成了历史文化的陈迹,完全就无从破解当时法国这种"可恶的年代"、"多灾多难"的社会实际问题。作者对堂吉诃德本人的嘲讽,是对其追寻骑士精神文明思想的否定,但是对神甫与公爵夫妇,则是不留丝毫余地、辛辣而又直接的讽刺。神甫们将堂吉诃德的书一本一本的审阅以后再烧毁,就好像是对异端邪说者进行审讯后,再判处以极刑般残酷。这很容易会让人联系到中世纪的时候,欧洲的宗教势力对于异端邪说者的残酷压迫。在中世纪时期的欧洲,中世纪宗教勤王运动和神权**相结合,甚至神权**还要高过于皇权**,宗教裁判所的黑暗是显而易见的。以至于理发师与神父设法一起把堂吉诃德绑回了村子里的这件事情,都使人很容易联系到了当时封建势力对于人类追求个性与自由愿望的强烈压制。这毫无疑问是塞万提斯对当时封建社会宗教势力的强烈批判和辛辣的嘲讽,也鲜明地体现了作者的人文主义思想。

1.3.《阿Q正传》和《堂吉诃德》讽刺手法的运用比较

讽刺这种写作手法,看似赞颂、褒扬,实际上则是一种贬斥与抨击,通过此种写作手法,表现出《阿Q正传》中对于处于社会底层劳动人民在封建地主阶级压榨之下艰难求生的同情,和对于封建地主阶级欺压百姓的强烈愤恨与憎恶之情。作品《堂吉诃德》对于嘲讽手段的使用,一方面对荒诞可笑的骑士堂吉诃德人物形象的刻画,而形成了"滑稽、可笑、嘲讽、荒谬的效应,对骑士艺术作品规范的效用与真实性产生了一些怀疑,从而在最后否决了它;另一方面,作品也从多重角度嘲笑和否决了在中世纪欧洲流行的骑士制度,和以骑士制度为历史背景的当下社会上非常普遍的骑士小说。

2.对比手法的运用

2.1.《阿Q正传》对比手法的运用

作品中非常精妙的使用了对比的手段,以阿Q的主要性格特征与精神胜利法为着力点,生动的展现出阿Q这一人物矛盾复杂的性格特征。一方面,在小说中描述了他赢了不少的钱财后,被别人串通一气之下给抢走了,同时自身还受到毒打。阿Q是个贫民,他急需这笔金钱那他能,这下该怎么办?阿Q骗自己钱被小孩偷去,亦或是自己好心给了别人,但都感觉很难过,但阿Q毕竟是一位非常擅长精神胜利法的常胜将军,于是他扬起了右手,重重地打在了自已的脸上,而且连着打了两个巴掌;打完之后他便又心平气和地站起身来,好像打的那个是自已,而被打的是另一个自已。不久之后也就觉得好像是自已打了别人一样。阿Q自已打过自已之后,面部的确还会有点热辣辣的痛,不过由于打的是别人,所以便又心满意足地去睡觉了,这表现了阿Q作为底层人民仍然坚强乐观面对生活的困苦的坚韧品格。而另一方面,阿Q的精神胜利法则中还有非常糟糕的一个招数,便是"欺压软弱借以转嫁苦难"。在阿Q骂假洋鬼子被打后,他刚好碰到柔弱的小尼姑,并且对小尼姑进行羞辱,这表现出阿Q的争强好胜而又忍辱负重;霸道蛮横而又懦弱卑怯。通过阿Q精神胜利法在的不同情况下的运用,使得阿Q的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丰满、有血有肉。

小说中对比手段的运用并不仅仅局限于对阿Q性格上的描述。比如在赵太爷的儿子考中了秀才之后,阿Q就以赵太爷和自己都是本家为理由前来祝贺,赵太爷认为阿Q的行为是对家族的不敬而对其进行辱骂与殴打。然而,当阿Q决定要投身**事业后,赵太爷为了探求*****的口风,竟然怯怯的迎着阿Q低声的称呼他为老Q,这一强烈的反差展现出了赵太爷见风使舵、恃强凌弱的丑恶嘴脸,更是以赵太爷这一角色为缩影,展现出当时社会上一部分人的自私自利和欺软怕硬。

2.2.《堂吉诃德》对比手法的运用

而在《堂吉诃德》中,在关于堂吉诃德以及其仆人桑丘等人物的心理刻画方面,也多出运用了对比的写作手法。首先从在外型层次上来看,一胖一瘦、一高一低,一个人以瘦马为主要坐骑,常常满面愁容;而另一个骑着一头壮驴,性格乐观开朗。以精神层次来说,堂吉诃德以贵族自诩,但是缺乏现实的感觉,是个想入非非的理想主义者;而仆人桑丘虽然学识短浅却头脑清醒,是个能够实事求是、明辨是非的现实主义者。笔者认为,文章在此角度来说,体现出理想与现实尖锐冲突。理想主义者通常以堂吉诃德为代言人,而现实主义者则以代表除堂吉诃德之外的所有人们的集合。前者反映出人类对理想生存的向往;而后者则反映了人类对现有生存思想模式的固化,理想与现实发生激烈碰撞,而代表着理想主义的堂吉诃德最终向现实生活低头,从而表达出作者希望人们着眼于现实生活的强烈愿望。可以说,桑丘不仅仅是堂吉诃德的精神陪衬,而且二者还产生了强烈的对比,通过对比,更加凸显出骑士文化对于人思想的残害之严重性以及对于骑士文化的否定,这种写作手法的运用,不仅更有利于对人物形象的塑造,而且增添了小说内容的趣味性,使作品更具哲理意义。除此之外,小说也掺杂着喜剧与悲剧的共存与对比。单单从主要任务堂吉诃德和桑丘的外貌、语言的叙述,作者似乎有意给小说渲染一种喜剧的氛围,然而在喜剧的背后,却含蓄的蕴含着悲剧的色彩。主人公堂吉诃德憎恨**专制残暴,同情怜悯被压迫的劳苦民众,热爱自由,把维护人的真正权力和自尊,锄强扶弱解决人生世界上的不平当成了自已的一生志向,但堂吉诃德虽然是满腔抱负,但是却次次都事与愿违甚至于帮倒忙,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剧!

2.3.《阿Q正传》和《堂吉诃德》对比手法的运用比较

对比主要是将二个相对的历史事件对照比较,使人物形象更突出,感觉也更强烈,使读者从对比中辨别优劣、辨别是非。《阿Q正传》中对比手法的运用,更好的丰满了阿Q、赵太爷等人的人物形象,也有力地嘲讽了当时社会上一些心灵丑陋,内心阴暗的旧时代的中国人。通过对比手法的运用,就可以充分地表达事件的冲突,并凸显了被表达物的实质特点,从而提高了文字的美学功效和感染性。《堂吉诃德》中对比手段的使用,从人物的外在面貌延伸至内外精神;从对于骑士文化的理想主义思想延伸至对于当下现实生活的反思,更有力的深化了文章的主题思想。

结束语

堂吉诃德和阿Q,是两种生动鲜明而又错综复杂的文艺人物。他们亦或是可笑又可悲,亦或是可敬又可爱。在对比和讽刺等写作手法的运用中,我们得到了双重的效果:有快乐的笑声,也有悲楚的眼泪;既有肯定也有否决;既有埋葬也有新生。而阿Q和堂吉诃德就犹如一面对着旧时代的镜子,照出了他们所处时代的不幸﹑社会所导致的阴暗,引发了人类对真善美的渴望,对虚假与丑恶的愤恨。

参考文献

[1]方维保.鲁迅与阿Q形象新解读——以堂吉诃德的二重极化为视角[J].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21(04):105-115+157.

[2]张梦阳.《阿Q正传》艺术欣赏[J].名作欣赏,2021(34):56-60.

[3]刘佳.《堂吉诃德》对骑士传奇的“解构“与”重构”[J].晋中学院学报,2021,38(05):86-91.

[4]代廷杰.周作人对《阿Q正传》的一个批评性观点评析[J].文学教育(下),2021(01):23-25.DOI:10.16692/j.cnki.wxjyx.2021.01.007.

[5]方向清.谈谈《阿Q正传》中的“精神胜利法”[J].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中旬),2021(01):26.

[6]王卫平,王莹.《阿Q正传》受到《堂吉诃德》影响了吗?——对一个老问题的新看法[J].鲁迅研究月刊,2019(09):40-47.DOI:10.15945/j.cnki.cn11-2722/i.2019.09.006.

[7]张宗敏.荒唐疯癫的精神胜利者——读《堂吉诃德》与《阿Q正传》[J].大众文艺,2017(14):26.

[8]杨沛昀.《浮士德》与《堂吉诃德》中的主仆关系比较[J].散文百家(理论),2020(11):21.

----------------------------------------------------------------------------------------------
专业文章写作(先付款后写文章,请付清或先付一半定金) 详情请点击写作流程
微信:wfwa88(手机长按可以复制微信号)
QQ:979951402(手机长按可以复制QQ号)

苏公网安备32080302000003号

wfwa88
wfwa88
已为您复制好微信号,点击进入微信